天和防务

位卑未敢忘国忧 ——专访西安天和防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贺
更新时间:2019-11-16 19:01 浏览:168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比如意识创新,“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坚定不移跟党走;党建创新,让党旗在民营企业中高高飘扬;战略创新,“三十年发展”战略引领军民融合产业布局;机制创新,探索和制定与十大军工集团差异化经营策略;科技创新,发展颠覆性技术,锻造自主创新的“天和模式”;军贸创新,创造“技术转让+联合生产”新模式;资本创新,产业经营与资本运营齐头并进;产业协同创新,构建“一院三基地”的格局;投融资创新,打造西部军民融合产业高地。

  1998年4月,决定成立总装备部,理顺了我军武器装备建设的领导和管理体制。同时,提出了武器装备体制改革要贯彻“竞争、评价、监督、激励”四个机制指导思想,这对中国国防科技体制改革和军队武器装备体制改革产生了破冰意义的影响。

  通过资产证券化实现并购整合,是世界军工企业强国的普遍做法。全球最大的100家军工企业中80%为上市公司,资产证券化率大都在70%80%的水平。借助资本市场,美国催生了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雷神、通用动力等军火巨头,长期稳居世界军工企业排行榜前列。

  说起贺增林的故事,患难与共的同事,常务副总经理张发群用“三个字”来形容他:一是“仁”,民族的利益摆在第一位,诚信、仁义;二是“忍”,不抱怨、有担当,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华;三是“韧”,具有坚忍不拔的毅力,有不达目标不罢休的信心和决心。

  多个型号装备列装国内军方使用,多个系统级产品军贸立项并出口多个国家。承担3项国家863计划,1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大项目,多项“十三五”军方预研项目以及机密项目。通过国家发展计划和重大专项的实施,天和防务在指挥控制、预警探测、侦察通信、电子对抗、信息安全和关键元器件、基础软件等优势专业领域,突破了一批核心技术,掌握了一批核心自主产权。

  2017年7月,天和防务成立西安天益太赫兹公司,专注于基于太赫兹技术的智能、多源传感系统的产业化,开展太赫兹安检系统、毫米波红外复合探测系统等技术研发、生产和销售。7月,天和海防设立全资子公司浙江海呐科技有限公司。

  然而,二次创业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民参军之路的艰辛,贺增林早已有心理上的准备,但是,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作出“坚持走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坚持富国与强军相统一”的战略部署。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把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作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三大任务之一,把健全国防工业体系作为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内容。

  天时、地利、人和,在军民融合这片沃土,贺增林作为探索者信步四方;在军民融合这片热土,贺增林前进的脚步更加坚定有力。(本文刊登于《新西商传》一书)

  受此启发,更基于军工基因的传承和对国防工业体制思考及装备建设体制改革趋势的独到研判,让贺增林产生了从事武器装备研制的念头。经过长达两年的论证,他认为国家正处在变革发展期,国防科技工业正处在一个变革的萌芽期,涉足军工领域可能大有可为。

  贺增林表示,面对世界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日益兴起的态势,天和防务将启动改革创新的强大引擎,乘风破浪,驱动天和防务这艘航船向国际一流的军民融合创新型防务技术集团不断前进!

  2010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建立和完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深化军工企业改革,要以调整和优化产权结构为重点,通过资产重组、上市、兼并收购等多种途径推进股份制改造。

  2001年,他拍板启动第一个军工项目时,公司内部会议上一共评估出了64个风险。很多股东对他的想法并不看好。经过对政策的研判和未来发展趋势的分析,贺增林力排众议,毅然决然地成立了专门从事军品研制的天伟电子公司。

  2015年5月,天和防务控股华扬通信,涉足民用通讯市场;7月,设立西安天和海防子公司,进军海洋探测装备产业;9月,参股灵动微电,向智能化产业布局;12月,控股西安长城数字,布局军队军事大数据业务。

  公司自主研发的低截获连续波雷达和便携式防空导弹信息化作战指挥系统,被“中国雷达之父”张履谦院士和军方专家高度评价:技术处于国内领先,填补了国内空白;

  时间拉回到1992年。这一年,贺增林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这是我国唯一一所以同时发展航空、航天、航海(三航)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为特色的多科性、研究型、开放式大学,也是着力提升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服务国防科技工业的重点院校。

  当时按照行程安排,将军一行在公司的停留时间只有40分钟。但在听取了贺增林“民参军”的汇报,并参观了公司研制的新产品后,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动情了,足足在公司呆了两个多小时。在与公司相关人员座谈时,他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讲到中日甲午战争、抗日战争,以至建国后的抗美援朝、中印之战、中越之战,直到发生在1999年5月8日的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事件,始终贯穿一个主题:落后就要挨打。不仅当场挥毫给公司题词:“奋力创新、与时俱进、再创辉煌、勇攀高峰”,还向在座的天和人深鞠一躬,动情地说:“拜托你们大家了!”

  一场激动人心的报告,一副充满期望的题词,一个满怀感激的鞠躬,一句发自肺腑的拜托,让贺增林感到了肩上担子的份量,也成为他坚定信心的强大精神动力。

  天和人不但将创新和责任落实在行动上,而且写进了《公司章程》,在第十二章有个“军工事项特别条款”:“根据国家需要,公司接受依法征用相关资产。”忠诚于党、忠诚于祖国,这不但成为天和的立企之本,更成为崇高使命。

  2014年9月10日,被媒体称之为“中国民营军工第一股”的天和防务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挂牌上市,股票代码:300397。

  2017年11月,天和防务与商洛市政府签署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合作协议,用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思想统领商洛经济发展全局,探索“军民融合,商洛模式”,打造“军民融合,数字商洛”示范项目。“天和防务就是想通过军民融合,商洛模式,探索军民融合,数字中国新标准,开启军民融合产业扶贫新模式。”贺增林说。

  如今,在贺增林的带领下,天和防务以军民融合企业战略为引领,专注于“军民融合综合电子信息体系”,构建“军民融合环境感知大数据服务”,打造以大数据、通信物联为代表的高端特色产业集群,在智慧城市建设与管理、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大数据资源开放共享等重要领域实现规划和应用。公司已形成了“军民融合综合电子信息”“先进通信与物联”“智慧海洋”等三大产业体系和“军工装备、智能安防、综合电子、通信电子、智能海防”等五大产业板块。

  就在此时,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党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把军民融合发展推向新高度。随着军民融合政策的发力,天和防务的资本运营再次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作为我国电子信息技术发展的引领者、军民融合发展的排头兵,天和防务一直致力于数字城市建设的探索和实践。贺增林说:“天和防务就是要致力于成为数字社会的建设者、数字产业发展的贡献者、数字生态的维护者、数字文化的传播者,不断推动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联合构筑一个开放创新、共享共赢的数字产业生态圈,培育主体多元、充满活力、影响广泛的数字产业集群,与社会各界携手开启数字中国、智慧社会建设的华章。”

  公司承担的“50公斤便携式水下无人自主航行器”“300公斤级水下自主无人航行器”和“基于AUV的一体化低功耗合成孔径声呐”等三个项目通过科技部验收,标志着我国在“深海潜水器技术与装备”的总体设计、核心部件国产化、系统集成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突破核心技术,拥有自主完全知识产权,基本结束了我国自主研发的深海潜水器只能成为展品的历史;

  “左手材料”、光子晶体、“超磁性材料”等超材料技术则展现了天和作为战略驱动型企业的科技引领作用;

  而就在这一年,天伟公司的军品技术状态已经基本成熟。随着政策的逐步开放,公司也相继取得了保密认证、质量认证、军品科研生产许可证等各项军工资质。

  1993年,贺增林以西工大图书馆一楼的十几平米的场地作为创业起点,依靠经营教育类IT产品迅速壮大。1994,他创建西安信风机电有限公司,到2000年,贺增林已经成为陕西为数不多的千万级身价的企业家。

  在贺增林的带领下,天和防务经过十七载在电子信息领域深耕不辍,可谓战果累累:

  自主研发的集绿色低辐射高可靠性低空监视雷达、红外光学监视为一体的低空多源智能监视系统,突破了多项关键技术,填补了国内低空监视领域的空白,处于国际先进水平;

  为实施好军民融合战略,天和防务构建起从底层核心器件,到几十个专业和分系统,再到顶层完整武器系统总体的全产业链研发生产体系。截止2018年5月,天和防务的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等共计13家,已基本打造了一条覆盖原材料、分立元器件、集成电路、信号系统、软件和高端装备制造等在内的军民品高端电子产业链,构建了以天和防务为核心的军民融合业务发展平台。

  2002年,让贺增林难忘的是时任副主席兼国防部部长将军的那次视察。

  其实,在2001年成立天伟电子时,贺增林就结合国家“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指导方针,提出了“三十年三个阶段六步走”的企业发展战略。即:第一阶段从2001年到2010年,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主导产品,培育一支适用于军民融合发展的管理团队,探索民参军之路;第二阶段从2011年到2020年,建立适合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和经营平台,实现与资本市场的对接;第三阶段从2021年到2030年,向国际知名的高科技防务企业集团迈进。

  西安作为十三朝古都,经商历史悠久,早在汉唐之时,长安工商业繁荣,商贾云集,八方辐凑。而今天的西安商人秉承着这种悠久的历史与传统。那就是吃苦耐劳、诚实守信、奋志经营、迎难而上、顽强拼搏、富而不奢的精神。

  2018年2月,“风云西商”颁奖典礼隆重举行。西安天和防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贺增林获得十大“风云西商”殊荣。颁奖词这样描述他:贺增林作为天和防务公司的创始人,表现出了做事业的定力和坚忍不拔的精神,成为了企业家中的佼佼者,彰显了中国新一代优秀青年企业家的风采。作为军民融合企业家,勇当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擎旗手和国防体制改革的排头兵,旗下的天和防务作为民参军企业,已探索出了一些可推广、可复制的军民融合发展路子,并为国防工业体系改革摸索出了一些实践经验。

  贺增林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产业报国的军民融合之路,虽创业犹艰,但只要机制好、路子正、鼓实劲,必然能为国防工业转型升级创出一条新路,为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贡献新的业绩。

  如果说以上我们讲的都是贺增林“参军”的故事,那么,他提出的“军民融合,商洛模式”则是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创新。

  在贺增林看来,如何把国家利益与民营企业和员工的根本诉求统一起来,如何建立起民营企业的军工文化,这是民参军首要考虑的意识形态层面的问题,只有理顺和平衡了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有国家责任的民营军工企业。因为作为一个民营军工企业,首先要有的觉悟就是不能像普通企业一样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根本目的,而是要以国家利益为第一使命。因此,贺增林提出了:“要把国家、企业和个人三者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不惜代价去研究先进的军事技术、研制军队急需的质量过硬的产品,打造一个服务于国家和社会、培养军民复合型人才、转化军民两用技术成果的平台”的企业战略思想。

  2016年11月,天和防务控股南京彼奥电子,加快通信设备制造业产业化进程;11月,增资控股成都通量科技,进入射频芯片领域;12月,增资控股西安鼎晟电子,进一步强化公司在雷达信号处理等相关领域的研发能力;12月,天和防务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成立,加快公司在国内国际市场的产业布局。

  大学毕业后,贺增林曾在西工大教务处工作过一段时间,这原本是一个让人羡慕的职业。但他在学校只工作了半年左右就选择了下海创业。

  自主研发的首个“军民融合云平台”“天和云”,身负云计算、大数据等先进技术,具有“高效、易用、稳定、安全、智能、灵活、领先”等特征,实现了传感器虚拟化、定制化、高度专业化,实现深度融合,可为“网络中心、面向服务”的“数字城市”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四是坚持党的领导,把军民融合和产业扶贫有机结合,用“军民融合商洛模式”进行产业扶贫,在脱贫攻坚上推动高附加值,带动区域的人才结构、综合素质、专业能力提升,并形成区域经济的核心主导品牌,开启军民融合产业扶贫的新模式。

  经过多年的发展,天和防务一直在探索我国军民融合之路,贺增林在思考:怎么在现行体制下,加快推动军民融合深度融合的“探索模式”?

  2005年2月,《国务院鼓励非公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第6条专门提出“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这条原则性意见让“从军”的民营企业透过玻璃门看到了自己“名正言顺”的可能。而4个月后,《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实施办法》颁布,又把这道门推开了一条缝。根据该《办法》,民营企业及其他非公有制企业正式获准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领域。

  回望来路,天和防务坚持军民深度融合,以军工技术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打造军民融合创新型防务企业助力科技强国建设。天和人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走出了一条具有自主创新特色的军民融合发展之道。

  二是为商洛市及所辖区县培育大数据服务、物联传感、LED大功率照明等三大产业集群,促进数字技术与区域经济产业融合发展。

  贺增林为什么要“参军”?天和防务的军民融合发展模式是什么样的?这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不久前,我来到位于西安高新区西部大道的天和防务中试基地,对贺增林进行了长达3个多小时的访谈后,不但对这位极为低调的董事长有了深刻的认识,更为他爱国爱党、回报社会的担当精神而感动。

  贺增林说:“我们就是要通过这四件事,以项目示范、投资拉动、PPP模式、产业园申报、国家立项等为抓手,三个产业集群具有发展成为千亿级规模的潜力,走出一条政企合作、项目示范、资本推动、产业协同、精准扶贫、平战结合、军民共建共用和军民融合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新路子。”

  就在此时,成都国腾集团公司、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三十研究所和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为了应对军方组织的一次项目招标,以各自的优势相联合进行投标,中标后立即合资成立了国星通信有限公司,这被看作是中国首家高科技民品企业进入军品领域。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天和防务“三十年”发展战略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为此,贺增林在今年工作报告中提出:公司上下要不忘科技兴军初心、牢记数字强国使命,坚持稳中求进,坚持创新驱动,坚持军民融合,增强能力、提质增效、精益管理,加速向世界一流军民融合创新型企业迈进,助力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和数字经济建设。

  三是在商洛市及所辖区县建设军民融合产业园,设立“一院三中心”,以平台化建设打通信息孤岛,实现互联互通,促进城市管理不同部门之间的协同,提升城市运营的能力和水平。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九万里。贺增林的事业迎来快速发展的历史时期。2006年,某型号获国家出口立项批准;2007年签订第一个整机军贸出口合同; 2008年以系统总体单位承担的某型号军品任务通过军方设计定型并批量列装部队;2010年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天和控股变更为西安天和防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我们没有想到军品的研制远比民品研制的要求高的多,在这个时期,我们军品研制的经费完全是靠着其他民品公司的输血和大量的借贷以及股权融资等方式才坚持了下来。”常务副总经理张发群回忆说:“当时,几家民品公司意见大的很,说只有天伟电子才是贺总的手心肉。”

  在贺增林看来,军工企业不解决好产融结合,就很难做好军民融合,也就很难做好军工产业,而上市是推动军工企业实现产融结合的最好方式。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国家战略。

  2002年是贺增林度过的最黑暗的一年。在这一年,技术进入攻坚阶段,大量资金投入没有见到回报,其它几个充当“血库”的分公司背后也有意见,而保密认证、质量认证、军品科研生产许可证这至关重要的三证申请工作进行也不顺利。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企业的基因和力量源泉。“天和防务是陕西军民融合的试验田,在武器装备型号总体竞争、军贸、资本市场对接、党建、人才培育机制、产业协同、投融资、人才培养等十个方面,历经多年实践,大胆创新,逐步探索出一条天和模式”。说到天和的“创新”,贺增林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2005年,贺增林把旗下的五家公司整合成了西安天和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几近同时,国家正式提出国防科技工业“坚持军民结合、寓军于民,促进军民良性互动,协调发展”的指导思想。

  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既然要进入军工这个领域,就不能心猿意马,必须深谋远虑,做好长期打算。

  2018年3月,天和防务成立新疆全资子公司,向新疆安防智慧感知行业进军;3月,商洛天和防务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商洛市军民融合产业相关领域投资建设项目步伐提速

  我国最早一批进入军品整机系统科研生产领域的民营企业;我国首家上市的纯军工民营企业;国内最早一批实现军品整机系统装备批量出口外销的民营军工企业天和防务以探索者的姿态谱写了“民参军”的传奇;

  一是建设以军民融合环境感知大数据服务系统为核心的“军民融合,数字商洛”示范项目,探索“军民融合,数字中国”的新标准。天和公司通过技术引领和产业基金引领,以军民融合的感知技术、大数据技术、云计算为依托,以为民服务全程全时、城市治理高效有序、数据开放共融共享、经济发展绿色开源、平战结合为主要目标,实现国防与城市协调发展的新生态。

  公司实现了上市,贺增林显得十分平静。敲响金钟的第二天,他马不停蹄回到西安,举办的不是庆功会,而是召集中高层管理人员在盘古山庄召开战略研讨会。“盘古会议”召开了足足三天,再次明晰核心业务发展战略,他提出了转型升级、稳健提升的战略思路,在抓好主业、强化内部管理的同时,积极优化资源配置,整合社会资源,狠抓技术创新、应用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促进技术进步,强化核心竞争力。

  2012年4月24日,天和防务首发申请获批。证监会的一位领导如此评价:“今天,天和防务翻开了新的一页,这一页代表着我国军民融合发展的两页,一是中国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从此翻开历史新的一页,另一页是民营军工企业与资本市场对接翻开了历史新的一页。”

  1992年岁首,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同志动身南巡;这一年,中央正式提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拉开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大幕;这一年,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开始觉醒,并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